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夏日煙火

作者:崔鴻博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1-06-07     瀏覽次數:


南門東邊的小巷裏,淅淅瀝瀝的雨水伴着傍晚的橘色燈光;雞蛋灌餅卷着市井煙火,香氣氤氲而起。夏日傍晚的小路上,虹彩燈倒映在沾濕的地面,就像是無味的食物忽然淋上了鮮美的湯汁。小城市的夜市有不整潔的地面。沙縣小吃的大叔穿着背心踩着拖鞋,散發着渾厚的笑聲。自行車鈴和着下課鈴聲,對面中學的少年們眉宇間勾勒出稚氣、隨性和自由。那裏有人間的煙火氣,有晚歸的大人,有貪玩的學生,有散步的老人,有可愛的孩子。我的意思是,夏天有最活潑的生機。

醒在夏日一早。我的宿舍面北,孱弱的窗簾擋不住前夜驟降雷陣雨的涼氣侵襲,清晨的冷讓我忍不住裹緊了毛巾被,又捨不得再添件衣裳掃了夏天的興致。家人春捂秋凍的叮囑總是與暮春正午的豔陽高照矛盾着。六月是雨的喜怒無常,是玫瑰月的風情萬種,是鳴蟬的肆意歡娛,是驕陽正好的人間和清澈的夏夜星空,也是暮春最後一場花事的落幕,和理所當然仗勢欺花的綠肥紅瘦。

夏天是適合做夢的季節。夢裏有黏人的螢火蟲和黏牙的冰餈粑,有未住人家卻不生蛛網的茅草屋。挑西瓜的姥姥拍一拍瓜皮,叫醒了住在西瓜裏悶壞了的小精靈。流星雨溝通了天與地,它和晚風與蜻蜓一樣,都是夏夜女神的使者。池塘上鋪着落葉織成的涼蓆,葳蕤的樹冠把陽光揉碎,沉澱下滿地的清涼。背心和拖鞋是乾淨的白襯衫和藍白色回力的替補,只會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登場。籃球漫畫和黃昏的木吉他是這個時節男孩子的浪漫,也是他用青春作成的小詩。

夏天是孩子的夢,對於大人來説,那只是很熱很熱的兩個月。高三的孩子們已經把獨木橋口堵得水泄不通,北漂的姑娘小夥子一個不注意就不得不離開這個大都市,多少躊躇滿志的少年當了孩他爸,又多少多愁善感的閨女成了嘮嘮叨叨的老媽。但夏天永遠都是美好的夢,只因我們一直都有個沒有長大的孩子住在心裏,長不大卻也從未停止生長。我們不一定能改變了宿命,但這無垠無情的天地也改變不了我們,奪不走我們做夢的權力。我們都有兩個夢,一個有詩和遠方,一個是風雨如晦。夢裏我們櫛風沐雨地春遊踏青,我們在電閃雷鳴下一展歌喉,我們用肉體凡胎對抗萬千炮火。
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